「攤在自己的心上,攤在自己的......」在台灣樂團蘇打綠的歌「獨處的時候」,開頭便講述獨處的時候,我們把自己打開,像是把心攤開,讓身體躺在上面一樣,和自己說說話。「獨處的時候,夜容易特別黑,獨處的時候,心容易悄悄破碎」,當我一個人獨處的時候,通常讓我有獨處的感覺,已經是要睡覺卻睡不著,也就是失眠的時候,因為失眠是思緒翻來覆去,失眠是沒有人陪而一個人等待天亮,因此獨處於我而言,就是失眠,而我失眠的時候,通常伴隨著崩潰。


  「冷冷的手發抖,熱熱的淚墜落,獨處的時候,好想有誰能出現」,因為我本身雙主修,身為系學會幹部,又是社團的一員,外務繁忙,每天回家都是深夜十點、十一點,長時間緊繃下,我患有焦慮症,伴隨自律神經失調,而當這些病魔開始折磨我,而我的藥無可發揮作用時,我的感受如同歌詞,症狀一邊發作,我一邊崩潰,也希望有個人能陪我。

 

  「獨處的時候,像跌進了深淵,獨處的時候,像拆穿全世界的謊言」,因為對自己的要求比較高,生活步調緊繃的同時,我的大腦無時無刻都在運轉,每天的行程、明天的行程、下禮拜的行程,每一個行程的細節,而當獨處的我開始運轉這些,我就感覺腦袋快要炸裂,於是叢發性頭痛,亦或偏頭痛,便像電鑽一樣鑽著我的太陽穴,當我受不了時,我只能昏昏沉沉的翻箱倒櫃找出藥物、找出冰袋、找出止痛藥。

 

  我還記得第一次吃安眠藥的感受,像是被救贖般,催趕了所有我的不快樂,讓我的身體安靜下來,但某一天,當我半夜粗魯地尋找安眠藥在哪裡時,我才意識到我已經吃過好幾次了,已經沒辦好靠自己好好睡覺了,什麼時候,我的安寧是離我這麼的遙遠,遙遠到我必須靠藥物,才能得到好好的睡眠。

 

  有時候半夜焦慮症發作,我會崩潰地對自己哭喊,覺得什麼事情都做不好,覺得任何事情都會不順利,覺得我會把事情搞砸,但是隔一天面對人群,我又是好好的,我作為活動、幹部、社團的總協、組長、表演者,我都是樂觀積極的,但當我一回到家,或許是情緒需要我紓解,或許是身體需要休息所以發作,我就知道是時候了,是獨處的時候,我就會準備衛生紙和藥物,好好地攤開自己的心。

 

 

 

 

 

 

 

這個是作業打的順便丟過來存起來: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禾刀草Guan 的頭像
禾刀草Guan

ʅ(´◔౪◔)ʃ 

禾刀草Gu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