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過得如何?
最近這幾天搬家
我又看到了我們的交換日記
收了過來,不想翻開
我剛看到你換大頭貼了,一如往常的
像是歷經世俗,你抹上口紅,擺出憤世不屑的表情
像是在說明,你一如從前,感嘆身邊的人層次之低
感嘆你沒有自己所期望中的,完美無乏的高人氣
感嘆摯友一個一個的離去


而自己在花園的角落抽上一根菸


想必,我們都會繼續為彼此感嘆
誰傷了誰,誰又傷了,那都不是重點
我為我的那三年,第一張封面是你
末頁也是你,畫重點的都是你
被你覆蓋而去,定義為「不是快樂」

又何嘗沒有過快樂?
模糊而後,在失焦的一片白中,黑便是焦點
千萬條黑白交錯的畫面拉遠來看
,也是灰色的
不會怪你,也不會怪我自己
從前高頻率地如此這般發文,如今寫詩兩字一以蓋過
我差點忘記了
差點忘了除了那些詩外,發表的都是這樣般的文章
想起網誌幾乎是因你而生
從來不是什麼荒唐高尚的創作

你是我第一個,希望也是最後一個
在這一生中,在我目前為止和期許的往後,不會想再次見面的一個人
我不會想聯絡你,也不會在見到你時寒上加霜
我不想知道,你又會帶給我怎樣的情緒
或是我又會為你發表幾次文章

我會自己定義
我們之間的神奇,就像戀愛中的一見鍾情突然相聚,而散
經歷過熱戀的黏膩,第三者的介入,冷戰的摧殘,平淡的對視

最後是不再連絡,斷了彼此的聯繫
不會再有聯繫


而我最後竟然與第三者友好


我會記得,曾有一個人和我共享聽蘇打綠時的各種油然而生
或是在走廊上每一次轉角的偶然
我們有過相視而笑,有過轉頭向旁人搭話
我會記得,是你讓蘇打綠賦予我如此深重的地位
是你讓蘇打綠代表著,我那三年的蝴蝶頁
即使有多麼棒多麼令人動容的音樂
你是我一切映像和表面覆蓋的源頭

我會自己定義
那兩年,就像療傷失戀一樣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釋懷
但我想到你的時候終於只剩感嘆
可以一笑蔽之

謝謝你帶給我轟轟烈烈的,像是愛情的友情
我會自己定義
你是那一條不復從前的荒溪型河川
我會記得曾經的無水與充盈
但不會再去一探你的乾涸

-----------------------------------------------------
以下是嫩嫩的自彈自唱
音質差喔@@    
猜不透

後來
  
我的歌聲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禾刀草Guan 的頭像
禾刀草Guan

ʅ(´◔౪◔)ʃ 

禾刀草Gu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