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甜的卻令青年厭惡心慌的滋味終將是進了食道,吞嚥的同時不爭氣的淚水不僅模糊了視線,也順著地心引力滑至臉頰,鑽進利威爾的指縫間。


只知道此時此刻那人的眼睛是如此靠近,眨了眨眼趕走眼淚──爭執短暫的停止間,兩人似乎思緒停了幾拍,壓著青年的男人也因為這奇異對視衍生出的微妙氣氛而鬆開了桎梏他的雙手。

──也是因為看見了倒地者頃刻間發紅的瞳眸。

就在這時,艾倫推開了男人,兩人之間的絲線牽了又斷,男人卻也順勢讓自己被推倒在浴室地板上。
「你給我吃了什麼!!!」恢復精神地吼著,推倒之時他的拳頭順著弧度擊在利威爾耳朵旁。
「說話啊!!你給我吃的是什麼!!!」抬起的手這次槌在那已破裂的白磚
上。閉了閉眼,就這麼乾脆地坐在利威爾身上,他終於是不克制地哭了出來。


「嗚……我一直以來的堅持是為了什麼…….我一直以來,一直以來……這下我是名符其實的怪物了……」利威爾看著他收回落在自己腦袋旁的雙手,身體和嗓音因為哭泣一顫一顫地。

「給你吃的是生豬肉,但加了CSA特製的香精。」嘆了口氣,利威爾平靜緩道。
「哈?!」艾倫猛地抬頭,「所以我吃的不是人?」
「你覺得我這麼不了解你是嘛?」

「可是….它有止住的效果,而且還有那種味道……」
「是豬肉,好了,髒死了走開。」利威爾一起身,艾倫便順勢站了起來。
「那個…….利威爾你要不要洗洗?」艾倫略慌亂地看著利威爾站起。
「我們一起洗。」利威爾開始解上衣的鈕扣,「你面對門。放心你沒什麼好看的。」


語罷,利威爾已經脫下褲子,動作急促恨不得快點把自己刷乾淨。
「哎?!是,是的!」艾倫看著利威爾背對他脫完衣服,驚呆之餘才迅速轉過去也開始脫起自己的上衣。
「利威爾,其實我可以讓你先洗得沒關…」彆扭地講著話,此時全身只剩下內褲的艾倫似醉面潮紅。
「髒死了還想出去汙染。」拿著花灑死命往身上沖,狹長的雙眼瞄向鏡子上的艾倫
──站在後面等著蓮蓬頭、那個看起來既害羞又尷尬,玩著手指以分散注意力的裸體艾倫。


「……」此時不知道自己被看光光的青年正埋在自己心思的混亂中:話說回來剛剛和利威爾親了!不只親了還攪舌頭了!這不就是舌吻嘛!叫我怎麼正經地一起洗澡!而且利威爾還一副不干他的事的樣子在那邊洗洗洗……

洗洗洗……

「臭小子發什麼呆!」
「哎?!」聽到聲音艾倫反射性地轉過去,「啊啊啊啊啊利威爾對不起我沒有要看你的意思對不起!」睜開眼後才看到──原來利威爾閉著眼,手拿的蓮蓬頭已經抵著自己很久了。
「閉嘴,換你。」
「利威爾對不起謝謝!」趕緊拿了蓮蓬頭,交換位置之間,艾倫便緊張兮兮地面對著鏡子經過利威爾想說這樣就看不到了,卻沒想到當視線從腳往上滑時剛好看到身後利威爾的那話兒。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連忙將視線移開,艾倫快速走到浴室角落開始沖洗。


……呵,笨蛋。看到對方那樣神經質的舉動,「鏡子你裝的。」利威爾拿了條浴巾包裹下半身:「我回家再繼續洗了,這條先借。」
「嗯!」青年用力地點點頭,溼答答的髮塞到了泛紅的耳後。
「利威爾!」門打開的瞬間止步。
「謝謝了。」利威爾轉過頭去,艾倫此時靦腆地看著自己,也只那麼一秒,便羞澀地轉回去繼續洗頭髮。
「不會。」

「哼。」走出門的剎那,他的嘴角微微彎了個還不賴的弧度。
而裡邊的艾倫,卻一個勁地沖著頭。


水從頭頂散開,水從臉頰低落;水放鬆了眉頭,水流進了耳朵。

【人肉香精,人肉香精】
【到底是人肉做成的香精,還是香精調出了人肉味?】
【我到底是吃那智慧匯成的結晶,還是多少人類凝聚的精華?】


待兩人再次相處已是夜晚時分,利威爾給艾倫泡了一杯義式咖啡。
他們倆就坐在艾倫家的沙發上一句不言,直到黑髮男人起身走向書櫃,在角落處拿起一本書──他寫的小說。
「有認識其他的種嗎?」          
「沒有,」艾倫看著利威爾坐到身邊,「  我變成種後就輟學了。」
「怎麼知道CSA醫院在幹嘛?」
「哎?!」艾倫心驚了一下,利威爾怎麼知道!「我有朋友是CSA警察,他會告訴我一些……」
「誰?」利威爾突然問到,「哪個豬玀散佈種的事?」
「不是!他知道我是種,我們是朋友。」
「你知道散佈者會有什麼下場嗎?居然還笨到去告訴他?!」小鬼真的是笨死了。「名字?」
「他不是那種人!」
「名字。」
「他不是那種人。」
「……」利威爾直盯他表示極度不耐煩。
「……讓。」
「基爾希斯坦?」
「哎?!」
「哎什麼,我知道他。」
「真的假的!」
「……大學讀哪一間?」

「……?」

「砰!利威爾你個死魚眼居然沒鎖門!!!」
轉過頭看向大門,兩張僵直驚訝的臉,其中一者青筋爆起。
「诶?這不是利威爾家啊……」抓住靶心一般的眼神穿過鏡框襲來。
「等等,我認識。」
正要起身之時,艾倫眼見利威爾一手示意他不用上前,逕自走向那位不請自來的怪異女人。
於是,他看到了那被稱為混蛋四眼的女人被踩在腳下。

隨著330室的氣氛高漲,悄悄地……

夜晚引領著影子早已攀上萬物、覆蓋一片。
同一片擁有白天與夜晚的天空只要加點不同的文化,其視角與俯角便能造就同一地令人讚嘆的多樣化。
譬如說,畢懷地門安祥的夜晚,夜晚在地司湄地區便是別有一番風味。

「Bud啊,那家是我最推薦的酒吧了,不如一起去?」
美麗的女人笑裡藏刀,不過這就不為帥氣的搭訕者所知的了

──直到臨頭。

直到淋頭。
「嗨,阿尼!我來找你了!」親暱地勾著手臂,女人帶著這個異鄉男子來到吧檯前。
「洛爾德,這次難得帶了個男人呢。」雙手熟練得調酒,酒吧的女老闆連抬頭詢問都不需要,便放了兩杯酒到他們眼前。

「這麼了解我?」洛爾德看著眼前的酒,順手便拿了一杯到男人的眼前:「吶,」眼神冷酷語氣卻又火熱的剛剛好,「秀色可餐是吧?」
男人瞧著女人而嚥了口口水,欲攬女方的腰肢卻撲空,他只好一手拿過酒杯。
二十四點鐘的相飲是不需要多餘的開場了。


而當兩人走上通往包廂的樓梯前,洛爾德朝阿尼笑得舔了下嘴唇。
“Have a sweet night.”阿尼戴起黑色的半掌手套,事不關己似地輕嘆說道。


柔光與輕樂慵懶了氣氛,卻能膨脹慾望和紛擾。
亞妮關完酒吧大廳的電器便脫下了黑色的半長手套。
“Dismay, dismay.”念念有詞地走上階梯,女老闆走進了最裡處洛爾德所在的特別包廂,不如說是洛爾德的個人專屬包廂。

「呵……阿尼~」

還未開門便聽見那熟悉的、輕佻的女聲。
「洛爾……怎麼又把包廂搞成這樣?」
轉動手把後,門前地上男人的頭顱宣告了第一直覺的死法,但亞妮知道他不是這樣死的。雖然說搞成這樣,但洛爾德的進食其實是很乾淨的,起碼對種而言。
「哼,不過是一灘血罷了,我可不吃人類的頭。」此時洛爾德慵懶翹腿地坐在沙發上,一手撐在頭側,喝起手中透著血紅的高腳杯。
……話說回來,很久沒看到你進食了。來一杯?」她舉起手中的高腳杯,那裡撲出濃郁醇厚的香甜。
「不了,」亞妮偏過頭走回門前,「倒是你,趕緊把頭處理掉,要開會。」
洛爾德嘟嘴目送亞妮走出了視線外,才開始動身。
「哈……
身為“UB”的第二把交椅,於她而言,復甦並壯大種這種事從來都不是第一順位,她在意的、願為奉獻的,從來就只有亞妮‧雷恩哈特。
從來就只有……亞妮‧雷恩哈特。


-------------------------------------------------------------------------------------------------------
【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

地司湄〈地街〉:dismay,意謂驚慌、氣餒、沮喪。
洛爾德:Lord,意謂貴族;Lordly,意謂高傲的、不可一世的。
UB:對內稱“UB”,對外通稱“Club Bud”,是以亞妮為首的種組織。Ubiquity,意謂到處存在、無所不在。


------------------------------------------------------------------------------------------------------
15

【為了保護人民與安寧,這是個控制】
【為了保護文明與勢力,這裡需要控制】
「你真以為世界上只有你一個喰種逍遙法外,哈……
「才23歲的你,可想而知還有多少喰種,不是嗎?」


【愈是文明的社會,其愈是走向野蠻】


「想想看,這麼多喰種,為何至今未浮到檯面上?」
「為何明明擁有CSA,卻嚴密把關每個人的嘴巴?」
說話者的鏡片反光,明明前一秒還在悠哉暢笑地比劃著,下一秒卻認真了起來。

稍早一陣子。
「哈哈哈,所以你們住對面,然後我敲錯門跑進他的家裡!」韓吉迅速融入話題。
「你好!我叫韓吉‧佐耶!是你旁邊那位死魚眼的同事!」她握手的姿勢向前伸,正式向眼前的青年自我介紹。
「混蛋四眼,該省略的就省略。」利威爾聞言迅速踹了韓吉一腳。

「韓吉是我醫院的同事,專門開發與研究。」
「喂喂喂這樣好嗎就這麼告訴這小子?!」戴眼鏡的女人差點把咖啡噴了出來。

「他是喰種,可不是一般的小子。」
只見利威爾一副悠哉悠哉地說道,對面的韓吉可是又差點掉了下巴。
「什麼?!你是喰種!!?」
「韓吉小姐妳好,我叫艾倫‧耶格爾,是喰種沒錯……
「噗──」在噴出去的前一秒立即摀住了嘴巴。
韓吉略為驚訝地看了看利威爾,卻只見利威爾微微搖頭,她便默默壓下疑問。


誰知下一句便是緊湊的開端。

「所以……艾倫可以加入我們?我可以叫你艾倫對吧!」戴眼鏡的女人突然坐起,雙手十指交扣剛好在鼻子前面,手肘爭在膝蓋兩端。

利威爾聞言挑眉。

「別想讓他加入你的解剖實驗,韓吉。」

「哎……?」艾倫聽了則有點茫然。
「那就代表別的可以了是吧?」這興奮的語氣是哪招?

「艾倫的事你不用操心,他是我的。」利威爾瞇起眼,「時候到了自然會。」

「痾…..等等,利威爾,什麼是『時候』?」艾倫疑惑地看著他們兩人。
加入?加入CSA?不,還是加入CSA醫院?

「艾倫小朋友,你還不知道,這個國家發生什麼事?」韓吉推了推眼鏡。
「你也是該說明來為何事了。」利威爾換翹另一條腿

「艾爾文下禮拜將調到總部去了。」她倒回沙發上,順便嘆了一口氣。
「什麼?!」艾倫被利威爾不尋常的語氣疑惑到。
「然後克離迪會把奈爾調過來。」

「老克在玩什麼把戲?」

「誰知道,反正最近地街是愈來愈多案子,恐怕CSA醫院塞不下。」

「那個……韓吉小姐,」艾倫皺起眉頭,下定決心道:「雖然我是喰種,但我願盡全力加入CSA的工作。」

「你錯了,艾倫。」利威爾看著他,「是CSA醫院。」
「哎?!」

「況且你不可能,工作必須要有足夠的體力及保持狀態。」

「難道艾倫不吃人?」韓吉輕鬆問道。

「你們不是有香精嗎?」篤定倔強的語氣。

「什麼!你那天突然跟我拿香精就是因為艾倫啊!」

利威爾不否認:「你之前說你想去地街工作,但地街最多的就是喰種。」
「什麼……

「你現在也說你願盡全力加入我們是吧。」這不是提問,而是強迫面對。


「你能為了工作吃人嗎?」


……」艾倫陷入膠著,但沒有多久:「只要是能為國家奉獻,到那個時候,我願意吃人。」燦金的眼灼燒,緊皺的眉不為所動。
「但是CSACSA醫院是怎麼回事?醫院不是隸屬於總部的嗎?」

「你知道得有點多……」韓吉摸摸下巴,笑而抬頷道:「但也太表面。」



【明明喰種就存在,明明動盪與不安應該存在】

【我的青年,你真以為世界上只有你一個喰種逍遙法外】

「地街最著名的酒吧叫Bud。」利威爾歪頭道,「你知道嗎?」

「嗯。」Bud怎麼了嗎?

「從以前到現在一直被視為灰色的無法地帶,CSA最近居然派人過去搜索。我需要一位喰種進去Bud。」韓吉閉了一下眼,而後看向艾倫。

「但是,為什麼是Bud?」

「這個就先不告訴你了,畢竟我們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微笑的女人說:「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來醫院測測。利威爾沒意見吧?」說完韓吉便起身。

……艾倫必須身手夠,而這些也是我當初想的。」利威爾不禁懷疑這女人的腦子平常到底是加了多少糞便。

「那韓吉小姐,為什麼會選擇第一次見面的我呢?難道你相信我嗎?」棕髮的青年也跟著站起,雙手握拳在大腿兩旁。
沒道理,沒道理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區區一隻、而且還是剛認識的喰種。

「因為利威爾。」女人雙手抱胸,「我相信利威爾藏了好久的喰種。」她從沙發拿起了隨身包。

「至於艾倫‧耶格爾你值不值得我信任,你很快就會證明。」
語罷韓吉恢復了之前的笑容,「那麼再見了兩位,然後很高興認識你,艾倫!」砰的一聲,韓吉便離開了艾倫家。

 

……就是這樣。」利威爾瞄向神情非常的艾倫。
「抱歉瞞了這麼久,你還有什麼想問的?」

「利威爾是從什麼時候這樣打算的?」他卻面無表情地回答。

「從猜測你是喰種的時候。」

「所以一切都是為了任務嗎?」所以說不讓我死也是因為派得上用場……

……」利威爾看回自己的左手掌,「是的。但……

說著話的時候看到了青年驚訝中小小的不甘與憤怒:「你不也隱瞞你以前讀斯本警察大學的事嘛?」

「什麼?!」無法反駁。

「順帶一提,我姓阿克曼。那時候告訴你名字的時候,你很體貼的沒問。」語罷利威爾終於也起身,經過艾倫,走到大門前。

……?!!」艾倫雙眼猙獰地看著他,卻不說任何一句話。

「還有,你的父親在CSA總部工作,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那麼晚安了,艾倫。」拋下了無數顆炸彈,利威爾就這麼回家了。

「原來……」艾倫直接跪在地上,「我有父親……

 

【沒有人能預測結果,沒有人有資格輕易妄言】


但每個人都有權利去追求與實現。

唯有經歷過才有資格後悔,才有機會改正與面對,也才有機會目睹所得。

曾經的誓言從來就不擁有永遠,那些你自以為封閉的本我,也從來都存在。

「叩叩叩。」打開家門,艾倫站在眼前。
他先看了看地板,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抬起頭望向自己。

「我無意跟利威爾吵架、也不想和你鬧尷尬。」他的眼神很堅定。

「我喜歡你,你在知道我是喰種之後也和平常一樣對待我。但是有一件事你錯了。」

利威爾的手還停在門把上。

「我從小就在孤兒院長大,我並不知道我有父親,所以當你說我父親在CSA的時候我真的嚇了一大跳。在此我希望利威爾你能向我道歉。」

一口氣說完,艾倫感覺輕鬆多了。

……我向你道歉。對不起,艾倫。」

「嘿嘿!」眼前的青年突然一笑,利威爾不想承認,但這確實疑惑了他。

「我接受你的道歉!那……」艾倫上前示意利威爾他想拜訪繼續交談。

「我想知道關於利威爾你和我父親多一點的事。」

……太晚了,下次再說。」利威爾關起門。

艾倫卻用腳阻止了門的接合:「這是你說的喔!利威爾!」門又再次將被關起來,這次艾倫用手撐開然後笑了起來,「那明天晨跑見!利威爾!」

「嘁……
艾倫離開後利威爾便一直靠在家門上。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禾刀草Guan 的頭像
禾刀草Guan

ʅ(´◔౪◔)ʃ 

禾刀草Gu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