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Just Follow Your Intuition


「嗯哎?」醒來時艾倫躺在自家的沙發上。
「你醒了。」利威爾從廚房走過來,「你知道你剛沒鎖門嗎?」手端著一杯咖
啡,放在沙發前的桌子上。

「你腦子傻了嗎?」

「謝謝麻煩你了。」艾倫喝了幾口咖啡,「剛出門太急了,所以……」利威
爾先生是刀子嘴豆腐心?!

「幸好我是醫生,你大概是太累了。不准再熬夜。」利威爾盯著艾倫的眼睛說。
「好的,謝謝你利威爾!」艾倫說完便起身走向廚房。

「哎?利威爾先生幫我冰了咖啡了?!!不好意思!」
「誰叫你半路昏倒,一次買那麼多幹嘛?」利威爾翹起腳,看著艾倫拿了一杯咖
啡,又看了看四周。

「你書挺多的。」
艾倫把咖啡拿給利威爾。
「我怎麼不記得你剛有買黑的?」
「啊我家裡有Syphon﹝注1﹞」艾倫笑咪咪地看著利威爾拿起咖啡杯,利威
爾抿了一口,味道還可以,但就是有點甜。艾倫拿起報紙坐在利威爾旁「會不會
太甜呢?」

「下次糖不要加就好了你家裡既然有Syphon那幹嘛出去買那麼多。」
……艾倫眼睛飄向左手上的咖啡「我比較懶,方便嘛!」看了看時鐘,已經七
點半了。

「是嘛。」艾倫被利威爾盯得有點發毛。

「有點晚了,明天早上五點見,艾倫。」
「欸?!」為什麼!!

「當然是晨跑,你有肌肉嗎?」尾音上挑「下次教你怎麼泡咖啡。See you, Eren
利威爾斜了一眼,便瀟灑地出了門。
「啊……」艾倫氣球洩氣似軟倒在沙發上,看了看桌上的筆電「修行啊。」
.
.
.
「好吧!不熬夜了!」深了個懶腰,艾倫走去廚房清了清Syphon和杯子便沖澡
去了。

利威爾先生啊感覺明天一定千萬不能遲到呢。

穿著一條小短褲,濕漉漉的頭髮上隨意地蓋著一條藍綠相間的毛巾。
「嗯……」明亮的金眸盯著轉著,安靜乖巧的房間剩下輕巧的敲鍵盤聲,棕髮散
發微微綠茶清香的艾倫專注地打著小說。



小鬼的房間挺整潔。
此時的利威爾已經完成了每天的最後一次掃除。
但就是笨了點。
瞄了一眼家裡的Syphon,利威爾放著水準備泡澡。
金瞳。咖啡。五點。

此時艾倫房間傳來微微的哼唱
my life will find its way; I say, and we are,  but the body
and the spirit……’’﹝注2﹞


“It was like a nightmare .Now it's painfulfor……”雙眼睜開!一隻手伸去按手機螢幕,「
哼啊~~~~」闔飽的眼睛;美好的清晨。

此刻微光躡手躡足地爬了進來,與家具斜腳的陰影溫暖地懶徜在地,艾倫很自然應景地
伸直手腳,身體滿足地彎了一個懶腰。

蹦蹦跳跳地準備來準備去,四點四十五分,艾倫愉悅地穿上慢跑鞋,鎖上家門。


----------------------------------------------------------------------------------------
《現在可以公開得情報》

﹝注1﹞虹吸式咖啡
﹝注2﹞引自張懸的歌My life will

DSC_1113  

-------------------------------------------------------------------

06  Get Used to Each Other


「叮咚」走出電梯。
「呦。」
「早安,利威爾先生。」笑得燦爛的金瞳微瞇,朝氣十足的艾倫對比眼前這
位戴著灰帽、身穿全黑的坦克背心搭配黑長褲及顯眼的紅色慢跑鞋,就像畢
懷地門的特色一樣,對比卻又合襯。


「叫我利威爾,走吧。」看了好幾下,利威爾發現,其實單穿深藍背心和短
黑褲的青年沒有想像中的瘦弱,健康的小麥色身子雖然略是單薄,微微的線
條與緊實說明小鬼的平時習慣沒有差到何處。


經過畢懷地門,清澈輕快的水柱與落水,兩人享受寧靜,慢走往大公園的方
向。悠然的街道上偶爾有稀疏的人影,大家都珍惜地踏著步,或輕聲交談;
或獨自暢快,沐浴在早晨的赫德獨有的舒感。


「話說利威爾幾歲啊?」望向左邊眼睛直盯前方的側臉,艾倫邁著步伐輕問
道。

「看路!」突然手被利威爾拉了過去,避開了郵筒。
「三十。」
「喔喔。」艾倫楞了一下「哎?我以為大我幾歲而已呢。」艾倫笑著看了看
高度又上爬的太陽兒。

「我今年二十三,哈哈!」
「哼」勾了勾嘴角,「所以你是小鬼啊。」利威爾也跟著看了眼太陽,在
右邊清朗的神情逗留不到一秒,變重回前方。


「呵也是,那利威爾平常都在工作嗎?雖然我是剛搬來,但好像沒見過你。」
張了嘴又思考了下,利威爾道:「以前是醫生但辭了,現在偶爾接接案子。」
「醫生!好厲害!但為什麼辭啊?嗯你不想說沒關西的!」

「你呢?」
「我現在就寫小說啊,但之後打算找間餐廳工作什麼的。」艾倫又撓了撓頭。

路上的行人漸漸增多,天氣已由涼爽轉為舒暖。
「沒什麼,就不想幹了而已。」利威爾看了看手錶,語氣頓了一下。
「我們回去吧?」不太習慣說我們這兩個字,上一次說是什麼時候啊。
「好的!」艾倫爽答,原來晨跑是這麼舒服的事。

公寓七樓的走廊上。
「利威爾,我先去沖個澡,等一下一起去早餐如何?」
看著眼前氣質乾淨的棕髮青年滴著汗,「七點見。」利威爾沒有猶豫。

什麼時候,刻意不與人接觸的兩人巧妙地開始習慣對方。
什麼時候,利威爾竟然會讓自己一天中最自在舒適的晨時,身旁多了個人。

 

 


氣溫漸升,逼近正午之時,利威爾坐在工作桌前等待筆電的回應。
咖啡啊……

螢幕上是CSA資料庫的登入畫面。

----------------------------------------------------------------------------------
《小劇場》

1225330!」碰的一聲,身旁的地上多了許多東西。
比如,曬衣夾和有點大的手搖鈴──但手搖鈴目前是不會發出聲音的。
「可惡等等!你的咒語還不是一樣弱智!」
利威爾眉毛抽了一下。
「難道我要說哈庫納‧嗎他踏嘛?」

艾倫掙脫著繩子似的黑影,看到地上的那些怪組合。
「你變這些要幹嘛?!」
利威爾拿起了手搖鈴:「艾倫呦……這是為你量身訂做的。」
「什麼?!」
「量身訂做,主人。」利威爾把搖鈴拿在艾倫的嘴巴前。

「不!!!330122533012253301225!!」
「沒用的,這句被我無效了。」

-----------------------------------------------------------------------------------
《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

注:330為艾倫生日,1225為利威爾生日。


注意!!!底下圖解請心智年齡不接受黃黃者按上一頁離開。

看完不可以打我。

DSC_1116  


--------------------------------------------------------------------------------

07  My Neighbor


我是利威爾,今年三十歲。住在赫德的畢懷地門附近甚久。

這幾天和艾倫相處下來,很難得的我可以毫無厭煩地和他說話,偶爾會一起吃
飯,但晨跑的習慣依然持續著。


我都裝作沒在意、不知道。

因為以前在CSA工作,利威爾見過並算是了解種,其中包括有理智的、無理智
地和不穩定的,每隻
種隨著個人體質或生長背景,症狀和抑制不盡相同。
比如說,萊納的症狀是嘔吐與發冷為常,平時靠牛奶鎮定;貝爾托特的症狀主要
是貧血和幻覺,他隨身帶著可可。


關進CSA特別監獄的種與關在CSA觀察室的最大差別就是──在特別監獄的
種可以直接槍斃,並且允許研究員任意研究,原因是這裡的種皆是殺過許多人
類的極危險因子,或是理智不復存在。


有些種是殺人被抓,或是精神與身體不穩定,通常這類種會關進觀察室進行
小研究,若能利良好,經過拔擢可以成為
CSA的輔助員,甚至特務。

畢竟種也是有資質很好的,CSA醫院可以提供死者的肉,或是活者手術後的留
渣,但提供與否全憑
種們的表現與穩定度決定。

艾倫耶格爾是住在我對面並小我七歲的,一個還不賴的小鬼。看起來活潑開朗,
實質上是個挺懂事,有時候有點神經質卻內斂的孩子,有點小潔癖,對於自己堅
持的事固執到了極致。

但有時候會突然不舒服,像是症狀定期發作似地,雙眼空洞的喃喃自語,或是一
下子異常體虛,而自言自語的話題通常是他的暢銷小說──巨人的一些對話。

聽他說,他的夢就像是場電影一般,故事便是根據夢的畫面,自己再聯想創作的。

我們雖然住在對面但沒有天天都黏在一起,他有他的「困擾」和進度;我則有我的
「進度」和例行公事。


利威爾想起自己說過要教他煮咖啡
──艾倫不正常後沒多久,通常都會喝咖啡。



---------------------------------------------------------

《現在可以公開的情報》

赫德市:取自 Hurt,意即精神上的創傷、肉體上的疼痛。

---------------------------------------------------------



08  What Are You Hiding?


「今天索尼超──活潑的!我幫他切手他還跟我說話呢!」
CSA
醫院的總室裡,臉紅心跳的韓籍雙手拍在艾爾文的辦公桌上,額頭被原子
筆阻止前進。
「他什麼時候會說話了?」艾爾文左手看著CSA總部的來信──上面有CSA
最高層領導人,克離迪的專屬郵戳。
「喔,他邊說1225330邊尖叫!那是我昨天教的數字組裡唯一成功的一組!
所以呀
……
「碰!!!」韓吉和艾爾文看向門那兒,踹開門又有禮的關上門的人正是利威
爾。


「昨天地街的人有新情報,那群人已經聚集的愈來愈多。」

事實上,諷刺地,利威爾是退出表面。
在家裡進行著「進度」,時不時去地街「逛逛」,每周兩次不定時前往約海市
CSA醫院與艾爾文報告及討論。韓吉則是自由派,你若愈不想遇到他,他
定給你堵在前方,而且不是故意的。

但斯本性格是怎麼來著?韓吉樂天地進度超前,時不時有許多新的用具或方法

那裏得到許多資訊,就連利威爾也說韓吉簡直可以開一家店賣了。


「叮咚」
「答答答答」眼前的門縫中露中一顆毛茸茸棕頭,金瞳的主人知道拜訪者是
誰後便
全開了門。

Good evening利威爾,有什麼事嗎?」艾倫身穿寬鬆的灰色上衣,上面是
滿版的圖騰〈利威爾不知道那件是艾倫自己設計的高中時的班服〉,下方是簡
潔的純黑短褲。說著話兒的嘴巴引著,目光順了來到下方明顯的鎖骨。

……。」今天是叛逆風啊。


「五分鐘內來我家,教你泡咖啡。」
「喔?!好的。我馬上過去。」
談罷,利威爾便回自家去,翹起腿坐在沙發上發呆。

廚房的餐桌上各種精緻利落的機器們和擺好的杯盤。

「哼。」眼睛瞄了一下門,小鬼還真的挺好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禾刀草Guan 的頭像
禾刀草Guan

ʅ(´◔౪◔)ʃ 

禾刀草Gu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